胖辰就爱吃泡芙😊

不设防的你 EH/蛋哈

宿伦:

黑箱给戴围脖的卷毛猫妹子的点梗,原本是一个简单粗暴的PWP,结果还被我塞进了一些剧情,如果你觉得剧情很雷,相信我那全是我的错,跟点梗的妹子一点关系也没有,总体它应该不会太长,我尽量让它早点完结,不然你们也知道我很快就会把它们写崩了的……


 剧情大概是哈老师在黄金圈事件后再次失忆,心智重返二十岁的哈老师对艾格西一见钟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喜欢有公主的蛋哈那千万别看,因为开头就是他们俩的神仙吵架……


 


 


艾格西接到KINGSMAN打来的电话时他以为这只是万圣节的玩笑,但对方很严肃的告诉他不是,他们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事态紧急,不然他们也不会在一个寒冷的万圣节深夜加班熬夜就为了打这通捉弄人的电话。


 


“所以是真的?哈利又失忆了!”艾格西皱着眉叫了起来,引起了躺在旁边的蒂尔德公主的注意。他和他丈夫都被这通恼人的深夜电话吵醒,而她几乎不用去猜就知道原因只可能是他那位失去一只眼睛多事又孱弱的老师。这一年他们已经为了哈利的事情吵过几次架了,争吵,然后陷入冷战,最后是艾格西妥协,这几乎成为了一个循环。


 


“嘿,听我说,天一亮我就会坐明早的飞机回去,你们先稳定住哈利的情绪好吗?如果他太害怕了,挣扎起来,你们就给他用点镇静剂什么的,但千万别给他用束带!他不喜欢那个!就这样,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去,务必帮我安抚好他!”


 


蒂尔德看着艾格西挂掉了电话,他皱着眉,一脸担忧,看起来就像是巴不得马上飞到哈利身边,她敢说,在她丈夫心里任性的那一部分其实已经在想动用皇家私人飞机的可能性,他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她知道他就是这么想的,也许他的心早就飞到他那位命运多舛的导师身边去了。


 


蒂尔德失望的看着艾格西的侧脸,她的心一点点的在变冷,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再明白不过这种感受不过是一种警告,警告她自己并不是艾格西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艾格西,我们得谈谈。”蒂尔德靠在床头上看着自己的丈夫。“谈谈关于哈利的事。”


 


“亲爱的,你都听到了,哈利他又失忆了!”艾格西沮丧的靠在靠垫上,用手抹了抹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但我敢说他现在肯定糟糕透了。”


 


“艾格西,听我说。”蒂尔德看着他,“听我说,艾格西,我不是在要求你什么,也不是嫉妒你和你老师的关系,但我必须说,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太重了。”蒂尔德难过的说,“如果有一天他只是因为手上划破了一个伤口就给你打电话,我相信你会毫不犹豫的坐直升飞机带上创可贴去为他包扎伤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艾格西?”


 


“哈利才不会那么做。”艾格西皱着眉说。


 


“他当然不会那么做,但你会。”蒂尔德说,“你就像只属于他的二十四小时守候着他的最忠诚的警犬,你的心在他那儿,只要他一个眼神你就会跑过去。艾格西,我这一年只是拥有了你的身体,但我没看到你把你的心放在我这里。”


 


“嘿,你怎么能这么形容我呢!”艾格西因为这个形容而感到不高兴。


 


“你就是!”蒂尔德公主高声的喊道,她的愤怒在一瞬间被悲哀点燃了,为了他新婚不到一年的丈夫根本找不到问题的重点。“你以为你不是吗!你以为我注意不到你每天和我在一起但心思全都放在KINGSMAN上面吗?你以为我能忽视你每天给你的老师打电话时的时长和那些笑容吗!你以为我是个只会站在你身边穿着礼服点头微笑的蠢货吗!还是我在结婚前就对你一无所知!”蒂尔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别忘了艾格西,我是女王储,我懂得分辨是非,同时也懂得分辨虚情假意,你的心没在我这儿。如果你不是哈利的警犬,那就证明给我看,明天午餐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出现在餐桌上。”


 


蒂尔德的神情中带着一份希翼,他希望艾格西会点头,哪怕不是那么情愿,他也希望艾格西在心里是愿意为了自己留下来的。


 


“蒂尔德,你刚才明明听到了,哈利又失去了记忆,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我!”艾格西说,“求你这次别这么不可理喻。”


 


“如果我要求自己的丈夫留在自己的身边也称得上不可理喻的话。”蒂尔德深深的看着他,那里面决断的意味仿佛就在艾格西的下一个决定中。“那么如果我说我们之间的这段婚姻需要你呢艾格西!”


 


艾格西震惊的看着她,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反应会这么大,蒂尔德似乎看出了艾格西的困惑,“因为没有人能容忍三次以上的不辞而别。”


 


艾格西曾经很多次的一句话也没说的就抛下了她,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在他们一起出席活动的时候,在他们享受假期的时候,在他们讨论关于未来孩子的设想的时候,他都能轻易的被一个电话叫走,而那个电话的理由永远与哈利有关。


 


“我受够了,艾格西,除非你能意识到你的错误,不然我们都需要冷静。”蒂尔德说,“直到你明白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怎样去处理人际关系,作为一个丈夫应该怎样处理我们的关系,而不是眼中只有你那位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导师。”


 


艾格西痛苦的闭上眼睛,当他睁开的时候他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成为公众人物不是我希望的,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当什么亲王,我也没想过成为皇室成员,我只是爱你,我希望我能回去当特工,但因为我爱你我才留在这里,而哈利什么都没有了,他失去了一切,他的健康,他的蝴蝶标本,他的房子,他的太阳报,现在他连他的记忆都失去了,他只有我了。亲爱的如果你觉得我现在离开你去找他是件过分的事,那就想想你拥有的,你拥有的太多了,你一生下就是个公主,含着金汤勺长大的那种,而我如果没有哈利,你这辈子也不会认识我的,我只不过是个窝在平民区里每天靠吃面包夹番茄烘豆过活的穷小子,我有个垃圾一样的继父,一个精神恍惚的母亲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妹妹,我什么都没有,我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失败者。是哈利,是哈利让我变成现在的样子,是他教会我怎样拯救世界,我的礼仪,我的知识,我的一切,全都来自于他,他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我的缔造者,他就是这个我的一切。我不能不去,亲爱的,虽然我爱你。”


 


蒂尔德看着艾格西,不再抱一点希望了,他知道艾格西刚刚说了什么,那足以证明这场婚姻是场错误。“刚才你说你不想成为公众人物,艾格西,你不想和我结婚。”蒂尔德闭上眼睛,“滚回去找你的瞎了一只眼的老师去吧,我受够你了,你根本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要是可能,我真希望他死了!”


 


这是个恶毒的诅咒,艾格西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蒂尔德,她刚刚诅咒了哈利去死,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了那么多,但这一次就是不能让她理解。


 


一瞬间他那浓重的东区口音又回来了,他无法控制的用最粗鲁的词汇骂了几句,然后不顾空气中不可挽回的愤怒与隔阂摔门而去。


 


 


艾格西坐了一早的飞机回到了伦敦,然后立刻赶到了KINGSMAN,萨维尔街的裁缝店被炸后,他们就一直把由KINGSMAN投资的一家疗养院当做处理和疗养受伤特工的治疗中心,其中的地下空间被当做临时总部。


 


艾格西向哈利提议过他应该留下来,现在的KINGSMAN百废待兴,几乎全员大换血,哈利在后继无人的情况下必须肩起亚瑟的重任,还未完全康复的身体让艾格西时刻为他担心。这样的KINGSMAN需要他,哈利需要他。但无论他怎么劝说,哈利都希望他全身而退,从此离开与特工有关的一切,安心的去当他的公众人物,哈利说这样不是为了他个人,对于KINGSMAN这样一个秘密组织来说也许更是种保护。


 


艾格西被领到了哈利现在居住的那个房间,医疗助理还没有打开那房间的门他就已经能猜到里面是什么样子,和在美国时看到的很像,除了没有那面双面镜而且更小了一些外,还有一张靠墙边的单人床和一张空无一物的桌子,剩下的就只有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哈利。


 


他和第一次失忆时他与梅林见到的样子差不多,戴着眼罩,头发被修剪的短了一些,眼神缓慢而小心翼翼,温和而带着脆弱的防备。艾格西被带进来的时候哈利正坐在床边,他看到他正在穿袜子,白色的纯棉质地,穿好后踩在不需要鞋的柔软地毯上,像极了某种不设防的小动物。


 


当助理关上门,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哈利的眼神中带着好奇与试探,他的动作彬彬有礼又小心翼翼,他朝艾格西走过去,但又在安全的距离停下,等着这个陌生的来客说出第一句问候语。


 


“嗨,你好,哈利。”艾格西说。他已经不再像第一次见到失忆的哈利时那样紧张又急切了,他现在的心情甚至可以用平静来形容。


 


“你好,先生。”哈利带着一点微笑说。


 


“他们没为难你吧?”艾格西看到床边有一把椅子,他想拉过来坐下,可惜为了安全,连椅子也是固定在地面上的,于是他只好别扭的坐下。


 


哈利也跟着坐在了床边。“哦,没有,我跟他们说我喜欢研究蝴蝶,他们就给了我几本蝴蝶图鉴。”哈利轻声说,“您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人,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


 


艾格西皱起眉,他还以为他们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自己,而不是在时隔多天后才想起给他打电话。“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失忆的吗哈利?我是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医生跟我说了很多,他们说我未来会去参军,变成一个特工,我经历了很多事,他们还说我会有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他的名字叫艾格西,我猜那就是你,先生。”


 


“我想是的,我就是艾格西,只是没那么优秀罢了。”艾格西苦笑。“那你现在都想起了些什么哈利?”


 


“没什么,我想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很多年以前,因为我看到我的形象似乎老了很多。”哈利看着艾格西说,“但有您这样年轻的学生,我的年纪看起来就不太奇怪了。”


 


“是的,哈利,你今年五十七岁了。”艾格西说,“我想他们已经把这个告诉你了?”


 


“是的,他们还允许我惊讶了一会。”哈利特别温和的笑着说,“但我还不知道你这位年轻先生的年纪,如果我能的话。”


 


“我今年二十四岁。”艾格西说。


 


“哦,那真称得上年轻有为!”哈利感叹道,“他们和我说起你的时候说你拯救了世界,两次。”


 


“其中有一次是和你。”艾格西说,“你还识破了威士忌的诡计。”


 


“看来他们没和我提起这一部分。”哈利看着他,眼波纯净的像一块平静湖水的表面。“也许是怕我受到什么刺激。”


 


“你很勇敢也很有智慧,我们都需要你,哈利。”艾格西站起来,“特别是我,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需要你了。”


 


哈利也站了起来,但他没有再继续向前走,他停留在那个安全的距离里,柔软又不失礼貌的露出一个体贴的微笑。“谢谢。”


 


“稍等我一下,我想我需要问他们点事情。”艾格西说着摁响了墙上的呼叫按钮。


 


艾格西从护工那里了解了关于哈利记忆方面的问题,得到的解释是,哈利之所以再次失忆原理大概就如同崴过一次的脚踝很容易形成习惯性的损伤,他们发现哈利的时候,哈利正倒在他新住所的通往卧室的楼梯上,也许是因为受伤对视力造成的影响,哈利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造成了他的二次失忆。


 


“那我能把他带回家吗?鉴于他并没有任何攻击行为,而且回到熟悉的环境给他看些熟悉的东西说不定能加快的他恢复记忆的速度。”艾格西说。


 


疗养院同意了艾格西的决定,毕竟他是哈利·哈特现在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们在一起有助于哈利找回自己的记忆。


 


艾格西再次回来的时候看到哈利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在翻看法布尔的昆虫记,他的手中握着铅笔似乎在一边看一边认真的做笔记。


 


“我们该走了哈利。”艾格西走近他,这让哈利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睛睁的很大,里面装满困惑和期待。“我要被带去哪儿?”


 


“你跟我走哈利,我们回家。”艾格西蹲下来,仰着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哈利,“就我们两个人,我们回你的新家,看看能不能找回一些记忆。”


 


“他们说我曾经失忆过一次。”哈利合上了书。


 


“是的,那次是我用一只狗唤起了你的记忆。”艾格西说。


 


哈利笑起来,那笑容里带着某些艾格西陌生的似乎不属于哈利的清澈甜美的气息。“你可以再试试看。”


 


“那太残忍了,你不会同意的。”艾格西说,“我会给你一只约克夏,然后用枪指着它的脑袋,吓唬你要对它开枪。”


 


哈利的笑容消失了,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艾格西,这个年轻又成熟的陌生男人。“那最好还是不要了,我喜欢狗。”


 


“当然,我知道,我不会再那么做了。”艾格西说,“现在我们走吧。”


 



评论

热度(213)

  1. 胖辰就爱吃泡芙😊宿伦 转载了此文字